<form id="n5ohs"><font id="n5ohs"></font></form>

    1. <output id="n5ohs"><bdo id="n5ohs"><td id="n5ohs"></td></bdo></output>
      <output id="n5ohs"></output>

      <menuitem id="n5ohs"></menuitem>

      1. 您的位置 : 知加友 > 悍妻當國
        悍妻當國 已完本

        悍妻當國

        作者:煉獄主角:

        給大家推薦一本好看的小說《悍妻當國》免費閱讀全文,小說作者是煉獄,主角叫。一起來看悍妻當國免費閱讀全文目錄,小說講述了:最悲劇的穿越,一座破城四面楚歌,無良父女把爛攤子扔給她。他是萬丈榮光中高不可攀的大將軍,本事兼腹黑。 好吧,我求降,這爛攤子再弄爛點給你了,我的主上。擔架上,她虛弱無力露出一抹無良笑意,想殺她?很好,讓他舍不得她這個人才,讓他愛上她,再將他棄如敝履!

        本書標簽:

       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        第1章 芳魂消逝夜未央

        夜涼如水,沉暗無盡頭,夜未央,月清冷,灑落一地霜華。山色沉寂,黑黝黝如蟄伏的怪獸,一直延伸到遠處,模糊不清橫無邊際。

        一聲驚雷,破了夜的寂靜,久久回蕩在耳邊。

        魂魄依稀無顏色,撞金伐鼓下城關。殺聲震天鐵蹄飛,異族戰火紅軍州。

        遠處的天空,沉暗的夜忽然變成了紅色,宛如一抹紅霞,詭異而血腥,如此深夜,夜空怎么會有紅霞。

        藍色帳幔透出天空般的純凈,精工繡制的大團牡丹,朵朵盛開在殷紅的錦被上。

        雕花木床,玉鉤如殘月將帳幔高高挑起,紅色的錦被,不知是被鮮血所染紅,或者本來就如此的紅。

        一只手露在紅色的錦被外,蒼白如凋謝的梨花,看不出一絲血色,恰如她慘白如紙的嬌靨,似被風雨從枝頭打落的花瓣,尚余存難言的稚嫩俏麗,憔悴如斯。

        如云秀發垂落,映出雪白巴掌大小的臉龐,修長睫毛微微抖動,似不甘心就如此去了。

        “準備后事吧,小姐走了!”

        “妹妹,妹妹你醒醒啊,我們該怎么辦?”

        后宅的床榻上,有濃郁的藥香,秀發垂落在床鋪上,一張俏麗的小臉蒼白如即將凋謝的梨花般。

        床榻的邊上,一個少年緊緊地抓住少女的手,低聲抽泣,身體在輕輕地顫抖。

        “妹妹,要是軍州被攻破,我們一定會被殺死的!”

        少女靜靜地躺在床榻上,一聲不響。

        “管家,敵人攻上城墻了,恐怕軍州守不住了。”

        門外,傳來輕聲的聲音,緊閉的門扉卻沒有打開。

        管家眼睛中滿是憂色,臉上沒有絲毫波動,淡淡地道:“知道了。”

        他早就知道軍州最后是守不住的。

        “妹妹你不能死……”

        少年淚水肆意橫流,用力握住少女的手,入手帶著一抹涼意,少女唇色青白。

        管家抱住少年嘆氣:“少將軍,小姐去了,讓她安靜的休息吧。”

        “軍州能守住嗎?”

        “少將軍不必操心這些事,去收拾一下,小人帶少將軍去其他地方。”

        “不,我不走,我哪里都不去。”

        少年畏縮地縮了縮身體:“妹妹就是被城中的暴民給殺死的,我留在這里,哪里也不去。”

        “那不是暴民,而是偷偷潛伏在軍州城中的奸細,少將軍你聽話,跟小人走吧。”

        何意搖搖頭,為何將軍的兒子竟然如此柔弱?全不像是赫赫有名邊城將軍的公子,倒是小姐,頗有將軍的風采。

        明知軍州被攻破是早晚之事,赫連山又不愿意束手就縛,寧為玉碎不為瓦全。

        何意起身把少年抱了起來,一條空蕩蕩的袖子飄蕩,竟然只有一條手臂。獨臂抱著少年起來,絲毫不費力。

        “妹妹!不好了,妹妹她……”

        少年大驚失色:“意伯,意伯,妹妹她,妹妹她……”

        他氣喘吁吁,臉上滿是恐懼之色,手指顫抖著指向床榻,身體不停地哆嗦。

        管家何意回頭向床榻上看了過去,頓時呆滯,滿臉震驚地看著床榻上的少女。

        床榻上,一滴晶瑩凝結在失色花瓣般修長睫毛上,她的睫毛不停地抖動,少女抬手拭去唇邊的血痕,忽然睜開眼睛。

        “水……”

        一聲極低的呢喃,從床榻上傳了出來,何意驀然瞪大眼睛向床榻上看了過去。

        “小姐,小姐……”

        何意一把握住床榻上少女的手腕,再把手放到少女的口鼻之間,目中有淚,詫異的臉上忽然現出狂喜之色。

        “小姐,小姐沒有死!”

        “意伯……”

        少年逡巡著一路后退了幾步,不敢走過去,用手緊緊地抓住門框,泫然欲泣看著何意。

        “少將軍,小姐沒有死,沒有死!”

        “你看,小姐沒有死!”

        少年一屁股坐在地上,秀美的臉上滿是淚痕,大瞪著眼睛,呆呆地看著床榻上睜開眼睛的少女。

        過了片刻,少年才開口問道:“妹妹真的沒有死嗎?”

        “小姐,小姐,你回答小人。”

        剛才,他明明摸到赫連曼秋已經沒有了脈搏,口鼻之間也沒有了呼吸,路神醫也說小姐亡故,怎么可能?

        何意常年在沙場打滾,在死人堆里鉆來鉆去,若不是缺了一條手臂,也不會閑在守備府做了一個管家,他自信不會看錯。

        “水,好渴!”

        “啊!”

        她從床榻上一下子睜開眼睛,大瞪著眼睛茫然四顧。

        好陌生的地方,古色古香散發出悠遠氣息,紫檀色的家具,糊著窗紙的雕花窗欞,房間中的擺設全部是木制,飄蕩著古樸的味道。

        “我一定是在做夢,對了,一定是在做夢。”

        剛剛想坐起便重新倒了下去,喘息著閉上眼睛,身上的劇痛,不像是在做夢,什么都可以假,劇痛不會是假。

        “小姐,你怎么樣?”

        何意大喜,疾步走到床榻前,放下懷中的赫連擎宇,手指搭在赫連曼秋的脈腕上。

        她心跳有些快,呼吸有些急促,臉上略微有了顏色,雖然閉著眼睛,但是呼吸尚算是平穩,雙頰也不再那般蒼白,唇上有了些微血色。

        “小姐,你感覺如何?”

        “小姐?”

        被問了好幾句句,這個有特殊含義的詞入耳,感覺如此不舒服。

        重新睜開眼睛,火燒火燎的疼痛告訴她,所有的一切,都是事實。

        記得之前在執行任務,墨白的身體飛起,鮮血濺出,落在她的身上,唯有他慘白毫無血色的臉,帶著一抹笑意,最后留下一個深情憂傷的眼神,向她伸出手,就那樣去了。

        心驀然抽痛起來,墨白死了,就死在她的面前!

        她也死了嗎?

        疼痛在全身蔓延,沒有死啊,原來死也一件艱難的事情。

        如果她沒有死,這里是什么地方?這些人是誰?

        她在心中問自己:“這里是什么地方?這個身體是誰?穿越了嗎?我為什么受傷?處于什么情況中?是被虐,還是被害?是……”

        是陰謀嗎?

        入目,是一張飽經滄桑的臉,深深的皺褶和傷痕仿佛刀刻斧鑿的痕跡,細細看上去,有好幾道傷疤,還有深深的皺紋,刀刻一般,對她露出微笑,那笑容猙獰恐怖如來自地獄。

  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  1. 現情小說
        2. 靈異小說
        3. 玄幻小說
        4. 都市小說

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還可以輸入200

        • 評論說:

        幸运28绝对是人工开奖

        <form id="n5ohs"><font id="n5ohs"></font></form>

        1. <output id="n5ohs"><bdo id="n5ohs"><td id="n5ohs"></td></bdo></output>
          <output id="n5ohs"></output>
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n5ohs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n5ohs"><font id="n5ohs"></font></form>

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n5ohs"><bdo id="n5ohs"><td id="n5ohs"></td></bdo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n5ohs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n5ohs"></menuitem>